•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赏析 > 历代诗词

纳兰性德《满江红·代北燕南》鉴赏

2016-10-26佚名网络1153
内容摘要:这首词以明月为媒介,以月之照临千里之外的闺房与边地想到了千里之外的亲人,表达了词人对妻子的思念之情。全词意象繁密,情感细腻,在缠绵悱恻的思念中平添了慷慨悲凉之气。
  代北燕南,应不隔、月明千里。
  谁相念、胭脂山下,悲哉秋气。
  小立乍惊清露湿,孤眠最惜浓香腻。
  况夜鸟、啼绝四更头,边声起。

  销不尽,悲歌意。
  匀不尽,相思泪。
  想故园今夜,玉阑谁倚。
  青海不来如意梦,红笺暂写违心字。
  道别来、浑是不关心,东堂桂。

  这首词以明月为媒介,以月之照临千里之外的闺房与边地想到了千里之外的亲人,表达了词人对妻子的思念之情。

  词的上阕前两句写千里共明月之意,接下两句写此时独自伤悲的心情,再二句描绘相思的情景,结处则以此刻边声、乌啼烘托相思之苦之无助。月的力量是无形又有形的,月光同时弥补了两地难以逾越的距离,使词人的思绪飞跃于两地之间,频频更换的场景模糊了边地于闺房的界限。上片层层转进,曲折婉转。

  下阕进一步诉说相思的痛苦。前四句说悲歌不胜消受,悲泪暗流不止,其相思之苦状如此,奈何奈何?下二句又假想妻子也在为别离而伤感,再二句怨恨无梦可慰相思之痛,只有以违心之字的书信聊以自慰。最后二句宕开,是“违心字”的延伸。以思妇之口,道出了征人的不关心思念自己。语虽平淡,但却更显情致绵长深婉。因遥远的距离之隔产生的抱怨于误解恰恰表现出了与妻子感情笃挚、意气相投的底蕴。

  全词意象繁密,情感细腻,在缠绵悱恻的思念中平添了慷慨悲凉之气。

标签:清朝  纳兰性德  满江红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1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