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陈梦家《一朵野花》赏析

时间:2016-10-28 14:43:54   作者:悦弦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1220   评论:0
内容摘要:陈梦家(1911-1966),笔名陈漫哉。浙江上虞人。著有诗集《梦家诗集》、《不开花的春》、《铁马集》等。
一朵野花
 
一朵野花在荒原里开了又落了,
不想到这小生命,向着太阳发笑,
上帝给他的聪明他自己知道,
他的欢喜,他的诗,在风前轻摇。
一朵野花在荒原里开了又落了,
他看见青天,看不见自己的藐小,
听惯风的温柔,听惯风的怒号,
就连他自己的梦也容易忘掉。
 
(选自《梦家诗集》,新月书店1931年版)
 

  【赏析


  这首诗写了一朵人格化了的野花。作者以饱满轻婉的诗情入笔,于复沓叠咏间透露出深切的生命感怀与由衷的生命礼赞。

第一节写野花在荒原中静静地重复着开——落——开的生命循环。虽然野花的个体生命很短暂,但“他”并不悲伤。因为“他”知道生命的永恒就是由处于循环状态的无数个体生命的片断连缀而成的。太阳不也是在升——落——升的循环中得以永恒的吗?因此“他”向着太阳露出理解的笑容。“他”感谢上帝给他的聪明使“他”得知生命永恒的奥秘。“他”的欢乐如诗一般的美妙而又深刻,在微风的荡摇下表露无遗。


  第二节进一步表现小生命融入大永恒的主题。这朵小花将生命的热情完全贯注到浩渺无际的青天上。“他”关注的不是渺小的生命个体,而是具有永恒意义的整个宇宙。“他”忘记了自己的个体的真实存在,因而对风的或柔或怒、对生存环境的优劣早已失去了普通的生命个体应有的敏感。而是以一种听惯了的姿态超然地面对生活给“他”的一切。“他”的思想完全被追求生命永恒的理想填充了。“他”忘记了自我的喜怒哀乐,甚至连梦这一带有无意识性质的个体感受都快消失了。


  全诗落笔舒缓有致,情绪抒发自然朴素,达到了咏物喻人的艺术效果。“花”这一意象的选取使全诗散逸着“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王维)般的禅意,从而表达了不因个体生命的渺小而放弃追求生命永恒的人生主题。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