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诗会

情诗微亲群第51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时间:2017-04-17 15:15:57   作者:情诗会员   来源:情诗微亲群   阅读:222   评论:0
内容摘要:主持人:温柔乡。诗友:轻醉、温柔乡、可馨、莫沾衣、冰棱儿、罗希、萧萧、清风掠影、木槿子、寒雪梅花、蔚翠、烟如云、稼田、若梦、康桥依然、老秋...
时间:2017年1月13日19:30分至2月5日11:00分
宣传语:相聚情诗,不见不散
主持人:温柔乡
题目:1、姐姐
   2、拐杖
   3、鸿雁何处飞
   4、劳燕穷守
   5、爱是个什么东西


轻醉

爱是个什么东西

问天问地问你,一轮皎月
镶嵌在湖里很美
象是你的白衣,今年若醉
一片叶正接着一片叶,凋零
在寒风中瑟瑟
一朵玫瑰红白黑紫

坚持,即便彼此都不对
爱是个什么东西
让人如此牵挂如此销魂
相思无语。凝视你的眼睛
美丽在整个黑夜里演绎

若干泪水裹住若干故事
和你一生一世就是一个轮回
那么三生三世又是
修来的佛缘都是为你

情为何物,爱又因何而去
高歌狂舞一夜饮醉


爱是什么

点亮那盏灯吧,月光
做了它的情人

吹响那支笛吧
灰尘做了它的新娘

即使衷爱的会像流沙
灵魂会随着身体走失

我还是要爱
爱它的博大和苍茫


姐姐

一起,姐姐,与山前小溪
捕捉一条鱼,它游来游去,游出水底
水草跟随它绕上你的脚踝
流年就如流水,在沙漏的叹息声流逝

姐姐,你额前的一枚青丝缠满了记忆
那年杏花羞涩
那年桃花奔放
那年你如风一样跳跃
那年你和我一起眺望,风吹动,正好满面发丝
一指还弥留余味
一朵花无限接近

姐姐,我们坠入一个故事
故事里有你有我,有树有云
故事的蓝天映满湖水
你一艘船就悄然朔进
你一句话就红了整个山野
格桑花接力呼吸


温柔乡

鸿雁何处飞

天还在东莞黑着
大年三十就来了
蜗居在巨大鸟笼里的我
紧关门窗,拔亮灯
想着年是吃人的兽
想着能穿越时空的外星人

如果时空真能让我穿越一次
我会变成一只鸿雁
年年南飞


拐杖

我在翻着日历
二O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
写上昨天的事
每翻一张
我就能离您近一步
记得大针筒刺穿肌肤的那一刻哇哇叫
您会摸出一块芝麻饼哄我
岁月啊,如闪电,如梦幻
我还没来得及带您找到幸福
您已化作一朵白云
如今,我衣带渐宽
常抱着孩子
在阳光里
讲您的过去。


姐姐

姐,我穿着你穿不上的衣服
总觉花花多,挺乐。
你在旁着咪着嘴笑

姐,你瘦幼的身子驮着我
割猪草
我伊呀嘤唉的语音,敲在你
背上
你抹一抹汗,给我一个妈妈的笑

我望你
吃力地往家走的样子
憨憨地咧嘴

等我懂事后
我们相差六岁


爱是什么东西

有人天天叫
宝贝心肝亲爱的

有人会感到肉麻
有人会觉得饥饿

灌过毒的灵魂很会蜕变
教授退化成叫兽
和尚也开荤
干爹干爸干女儿成堆
嗡嗡地飞着

宅男不会一辈子不近女色
剩女会在更年期之前将就一个老公

离婚的高潮退后
大地长满白发


可馨

爱,无以言说(组诗)


姐姐

相信骨头凿出的光,柔韧度刚好
可以弹出一个春天
体温以光速蔓延

今晚,夜色比往常更加辽阔
所有星星聚在一起
善良在召唤最后一场雪

梅花次第绽放
你脸上的红晕,洇开满屋子
光亮


劳燕穷守

群山是自由的
两具骨骼嫁接处,芳草盈盈
碧水如注托起蓝天

鸟鸣是自由的
你喊我名字,声波穿越了身体
即便草木之心,谁会选择提前离场

流水是自由的
风绕了个圈,通过缝隙爬上来
你牵着我手。走出树林,地老天荒


拐杖

太阳是明晃晃的刀
它割下尘世身上的锋芒
喂养饥饿

而你,对着手掌的心包区
和合谷穴
深深吻了下去

没有涕零匍匐于地
疼和爱,在半空中盘旋


鸿雁何处飞

没有一座山峰可以留住你的巢穴
没有一处绿能爬上肩头

旷野。丘陵。海面。天空
翅膀种下广袤,也收走秋天

当白昼和黄昏站在同一线上
你等着风,等着夜晚从缓坡跑下来

等高处到低洼,一次
掠身而过


爱,无以言说

她在镜子中,桃花谢了三月
她跑进秋天
把十月的苍茫赐给天空
她蛰伏于钓鱼竿上
私藏了一批精良的鱼钩

穿长靴的少年,目睹着这一切:
她委身于河流上游
一忽儿野火烧不尽
一忽儿和金鱼在漩涡中舞蹈


莫沾衣

姐姐  

那一年,你落单的背影
似暮色游弋于黄昏
所有生机都被淹没,回避真相的人
被时间泅渡,每一次荡漾
都是深陷记忆的漩涡
而今,万物从光线里抽回真身
你与你的影子,在别人反复的叙述里开始重叠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挽回一段花开的光阴


拐杖   

被终止的渴望耽搁于静止的年轮
往事流逝于钟声
枯木逢春的定义不足以让人震撼
迷失在你掌心的温度
却足够支撑之后所有荒凉
纵使体内依然风声鹤唳
却能镇定如昔,从你的指缝感受阳光
仿佛,我还活着――
以树的姿态


鸿雁何处飞    

桃花泛滥,始于阴谋的开始
逃过一劫的春风再也回不到最初
最近的离开,时间久了
也会让彼此变得面目全非
留在原地的,仅仅只是虚拟的人群
我们也在其中
偶尔会扬起卑微的头颅
不为雁过无声的茫然,惟愿时间静止
留下大段空白
只为印证那些错误的际遇
不曾来过——


冰棱儿

姐姐

姐姐,下雪了
这一场风雪来得迅急
匆忙遮挡,尚在离枝间
摇摇曳曳那一枚落叶
百灵鸟那银铃般的鸣叫,

是如何挂在月湾里?

姐姐,姐姐,荒野里
是怎样一把无名的大火
如此狠虐,灼烧你的扁条体,你说你
渴望这样一场风雪,你说这雪
来自骨子里的。

好吧,好吧!既然如此
我们就饮了这一杯咖啡,将这秋与冬的日历
也匆匆忙忙翻过去

姐姐,姐姐
你说:春天坦途
我却忙着将一幅山水涂成夕阳色
你风风火火,姐姐,姐姐
别这么着急
你等等我,等等我!


劳燕穷飞

灶台间熏黑的印记,
记录那些
煮沸的晓食粮,蛛网沉坠屋檐
书写诗意妩媚的午后阳光

燕子低徊,
在陈旧里,偶尔提起春天,提起山头
那一株柔柔的细柳

弯月刻上眉头
深深的犁痕,乡愁堆砌
一座城想起另一座城,烛光以及
暖肺的话语


鸿雁何处飞

梦放回梦里,旧电影引申回忆
彩蝶纷飞,在她的翅羽
偶尔,
我还能找出你的纯真

雪,还开在那幅雪景
笔墨悬在空中。我的指尖
无法临摹紫燕,她,是如何
飞出春的视线


拐杖

风吹动窗纱,
鱼群向黑夜深处聚拢,纷纷逆流
故乡的堤岸,水藻鲜亮,蚌壳重回泥沙

那时的他,风流潇洒
撑开斗篷,就能让一个冬天
失去背影
您却如水的平静
一支绣花针,绣出月白绣出锦瑟

祖母,您已过世多年
能否原谅当年那一树梅的青涩
我曾偷偷窥见,一支拐杖
轻轻划过那桃水的扇面


爱是什么东西

如果,
你连黄昏那一朵红云
都已经忘记
那么,这世间
所有的生计
都会失去意义
与世无争啊
那铺满小院的温情

您提起一支绿萝插入我的脖颈  
娘啊,婧儿的笑声 
就这样爽爽朗朗闯入了
我们春天的恋歌


罗希

爱是什么东西

爱是什么东西
它是一把雨伞
为你遮阳,为你遮雨
不让阳光的暴躁弄乱了你的笑
不让雨滴的放肆弄脏了你的美

爱是什么东西
它是一日三餐
给你温饱,给你陪伴
不让身心的饥寒拨乱了你的心
不让失落的孤独瓜分了我的爱


拐杖

风的狂,雪的凉
惊醒我的梦一场
夜夜思念的姑娘
忽远忽近的总不在身旁

想靠近,没方向
就像天空的月亮
等待轮回的期望
若有若无的总错过时光

我多想是一根拐杖
迷茫的时候为你导航
远离那些跌跌撞撞
少受点伤就会多点阳光

我愿意做你的拐杖
带你触摸幸福的城墙
一起奔向浪漫天堂
手牵手书写着地老天荒


萧萧

姐姐

一条路走得太久
姐姐,我需要山峦熄灭黑夜的眼睛
需要一束月光,在白天
抚摸青紫的泪水
我要风再大一些,将年轻的心
吹得越来越寂静

我们不是老去,姐姐
而是每一分每一秒
都献给了远方,我们所拥有的褶皱
正像一匹丝绸的质地
闪着原初的光

姐姐,花瓣上的清露
有你疼爱的温良吧
我已收起空阔的秋天
一步步,往岁月的幽冥奔去
那时间的舞蹈,多像你
伤感的唇线


拐杖

夕光爬上山坡,冬青树从静谧中
嘘出轻轻的忧伤
一只鸟婉转
冬天的冰,倏忽消散

天色渐暗,许多喑哑的声息
滚滚抵达
而我忽视了它们
连同,光阴的责怨

脚下,汹涌的大海
但我有不湿鞋的拐杖
如山
如年轻的黑夜
如坡上静心的草木


爱是什么东西

三月,东山的寺庙关闭了桃色
佛祖拈花一笑
小沙弥心中,长出青嫩的芽
且说峨眉黛粉的小娘子
静拜,上香,抽签,一步一帘春风
小沙弥低眉,不说话
敲打巨大的木鱼,像敲着自己松弛的皮囊
那声响,来自大海空荡的燃烧
而不像人世必须的解药


清风掠影

姐姐

变的是岁月
不变的是姐姐
虽然很早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但一张三十多年前拍摄的黑白寸照
在母亲出嫁的衣柜里依旧珍藏得完好无缺


梧叶儿·劳燕穷守

难相见,别日多,
短聚又奔波。
勤思量,无处说,泪婆娑。
劳燕分飞被迫。


拐杖

以前休假回家
爷爷总会杵着拐杖
满面笑容
步履蹒跚地走出房屋
热情地把我迎接
痛心的是
这样温馨的情景
再也不会出现
因为他已经长眠于新砌的坟墓
唯留下那根支撑晚年的拐杖
也不再发出曾经的声响


鸿雁何处飞


何时回
乡愁似酒醉
横眉远山秃又翠
游子糊问鸿雁何处飞


爱是个什么东西


与生俱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
逐渐从懵懂走向深沉
看得见的和摸不着的
都会让生活多姿多彩
倘若使劲儿疑猜
那会变成



木槿子

姐姐

你已经很老了,比
我的母亲还要老
可是,我竟然要叫你姐姐
你系着围腰做饭
油烟腾起
满屋子都是
你捂着鼻子咳嗽
这是多年以前
母亲叫你桂凤,你叫母亲舅妈
毕恭毕敬
用你的江城大石官口音
黄昏,我们在院子里聊天
弟弟说,他将来有孩子要让他学柔道
你把小眼睛睁得溜圆
过了会说
喔!我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学问
原来,是学扳跤


爱是个什么东西

那天,我遇见曾经说爱我的人
那个说过离开我就要死不活的人
在散步的路上
夕阳很红,刺着我的眼
我还是看清了他千年不变的
手势,发型
他旁边依着个女人
燕子说,那是他上网找的老婆
他和前任老婆离婚了
我呵呵笑着
笑得有点儿傻
燕子,呵呵,燕子-----


劳燕穷守

通常是水煮白菜,素炒豆腐
一杯老白干
他喝醉了,唱戏
她捂着脸哭
像个小耗子
瑟缩着
他摇晃着发出吼声
掀桌子,摔瓶子
她挨了几次打
后来,有人劝她
离开他
她摸了下额头的伤疤
难为情的
笑了笑


拐杖

父亲从远处走来
缓慢,让人不安
手里握着母亲的拐杖
龙头,原木
光洁如上过一层清漆
它曾是母亲的眼睛
母亲过世后
就成了父亲的伴侣
每天陪着他
上楼,下楼
串门,散步
高一脚
低一脚


鸿雁何处飞

那些年,你习惯写信
用白色的速写本纸,笔尖
轻轻划过纸页
窄小的房间,遥远的异乡

灵魂不可遏制的爱上这样一种方式
写信,读信
目光无邪,神情专注
就像爱上含苞的花骨朵

花骨朵,始终未开
留下的伤口却无法愈合

后来,你学会了在夜里安静
学会了裹紧单衣
眯着高度近视的眼睛
对着每一个人,微笑


寒雪梅花

姐姐

时间是能改变什么,时间能改变一切?
越无法拥有的越想拥有
就想你集所有的宠爱还不够
还想有个坚强、刚毅的姐姐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愿望
姐姐,也许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
也许是与你争与你抢
老死不相往来的冤家

即便如此,我曾经多么盼望有个姐姐
可以交头接耳,可以推心置腹
可以倾诉撒娇,就像一棵大树
庇护着幼小的弱苗

她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直到她的影子与我的完全吻合
融入我的身体,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拐杖

我丢失了我的剑
还有我的影子,我不知道
它在何方流浪

是人潮淹没了它
是寒冬粉碎了它

没有影子。我没心没肺
没灵魂没身体般地活着

说的都是费话,唱的都是荼蘼
把一只小鸟正确的方向抹杀
带入布满陷井的领地
把秋天的果实放进富裕的口袋
不再为贫穷者代言

我是谁,谁又是谁
我把可以相互依偎的拐杖丟在哪?

我又是如何走进随波逐流的人海里
我的影子它倾斜着,像倾倒的大厦

把星星和月亮关在门外
搬出一点光亮,只照见自己疲软的剑

越走越茫然


鸿雁往何处飞

时光的河流抛弃了它
山峰和白云忘却了它

它是一只孤独的鸿雁
往何处飞,飞

一次一次勇敢的提议都
被陈旧、自私、顽固的队伍粉碎

它该往哪里飞,哪里有它的志同道合
不是笑里藏刀,不是一支支冷箭

难以预料,防不胜防。那些简单的快乐
比如河流应该透明
蓝天应该清澈
它们去了哪?谁的魔印执掌着人之初
那些低处的呼喊去了哪

一层一层的人潮汹涌着,像
纷繁的星辰
像铺天盖地的蝗虫
一切为了拥挤的生存与梦想

还有一处梦想含苞待放在漫漫的太空

某年某月,火星上住满无处安身的地球人
顺便还带上宠爱的物流、快递、动车和轻轨

鸿雁,你往何处飞
哪块是你可以安身立命的岩石


劳燕穷守

千百年了,我无法站成一棵巍峨的大树
时间把我鞭打成匍匐的小草

我紧贴大地的心脏,誓死与它共存亡
多年以来
我在低处寻寻觅觅
他在高处不胜寒
就像地球的北极和南极
它们越来越不相互问候

就像他的灯红酒绿从没有进入过旮旯的
那些赖以生存的角落

经过千百年煎熬、修炼
低处的匍匐着的我终于射出一支支带血的箭
一支支粘着愤闷、怒火欲烧的箭
在人群中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浪潮

比如你看见或正经历着的一波波房价
一波一波的春运和毒水

此刻
他的颂词蒸蒸日上
我的死亡曲也粉丝无数:
归去来兮,归去来兮
有一个地方那是快乐老家
它近在心灵却远在天涯
我生命的一切都只为了拥有它


蔚翠

姐姐

她的头疼藏在一只靠垫的下面
中午的时候,形成
一股旋涡

时间刮来的风突然从中间
断裂
参差不齐的记忆
弄乱姐姐的头发。发梢上
一抹深红
与天边的那一朵互相安慰


劳燕穷守

青花瓷的小碗上没有争吵
一只匙子讪笑
另一只苦笑

然后,瘦弱的笑
把一整个冬季的雪挪到心里
形成空茫和淡泊的风景


拐杖

碎石和陡峭与我说话
杂草和荒无人烟与我说话
湛蓝的天空和机警敏捷的野兔与我说话
一阵清凉的风贴近我的耳朵
说出山泉水的流向

我只让我手里的拐杖
代替我,说出
一个登山的菜鸟,比山还高
还大的勇气


鸿雁何处飞

雾霾中断的方向,只有
在一阵风的
呼喊里
才能画上天空。新鲜的颜料
一是来自人类的自律
二是彼此尊重


爱是个什么东西

爱是生活里的蔬菜和水果
是郊外一排排的树
是庄稼和田垄。是机器设备
和它上面的
螺丝钉

它更是一只苹果。绯红的脸
等在
你目光所及的
范围内,你用刀削皮
或者直接用牙齿
咬出豁口
然后有甜蜜的汁液。你享受到的
其实是一只苹果的
心跳


烟如云

姐姐

腊月的梅很香很香
偷来的闲散时光却很短
阳光,还有蜜蜂的舞蹈
让我想起抿红唇的你
羞涩,还有美得心颤的微笑
倚坐在门前的矮凳
一针一线绣着新填的鞋垫
绣着鸳鸯戏水

那个冬雪的日子
你着了红嫁衣
门外的唢呐吹得欢喜
我笨拙地为你画眉
一笔一笔勾勒
小心翼翼地描出你的美丽
我满怀不舍
没有也不敢说  别走

多年后的农家灶台
时间让你变成了能干的主妇
风箱,还在呼哧作响
炊烟熏黄了香喷喷的腊肉
你忙着煮香肠  切菜添火
还做了我最爱吃的蒜苗豆腐
我却因为你一声声压抑的咳嗽
没有忍住眼圈发红


劳燕穷守

八岁的女儿喜欢看书
又拿题考我
相思鸟啥季节繁殖
我是个笨妈妈
胡乱猜了一通  最后才说
是美丽富饶的秋季

她得意地告诉我
雏鸟生下来就会飞
冬天他们飞回温暖的南方
等到来年春暖花开
那些老弱病残就留下来
留在那里  看别的鸟飞走


拐杖

没有人知道
我曾经渴望离开荒原离开盆地
那些心里疯长的野草
让我窒息
也令人痛苦  这样的环境
实在是太讨厌

我一直都不是贪心的人
喜欢你沏上一壶老茶
我捧着热腾腾的杯子发呆
幻想拄着拐杖
看日出也看日落
在世界的尽头  有你温柔相伴



稼田


姐姐

小时候,不懂事 
常会设法把你作弄 即便
恶作剧使你哭了 你也从不打我一下, 顶多
举着手吓唬我 ,
或者说再也不带我出去玩 

如今想到远方的你 ,心
会感觉隐隐作痛
 恨只恨
自己太过玩劣 
恨只恨
自己晓事太晚 

姐姐你给予我的     
爱 ,又何异于母亲
对儿女的爱啊 


拐杖 

小时候,不懂事 
看到爷爷的拐杖 常会
跑过去抢 ,然后
又跑到远处 模仿爷爷走路的样 

长大后才明白 
拐杖,是爷爷的腿 
它支撑着
一个 即将倒下的身躯
 和那几十载的风雨历史

 如今,给父亲
也买了拐杖 
还经常提醒他出门别忘 
我担心那已老朽的大厦
会在我不经意的时候倒下


若梦

姐姐

她应该很温柔
如同秋夜里的那抹月色
落在窗台上
等你醒来 它就含笑相对

她应该不会像我
整天不安定地活蹦乱跳
身后连风的影子都不愿跟随

我还猜想着
喊着姐姐的我
拉破了她的裙摆
她是否依然嫣然而笑


劳燕穷守

时光带走深秋的最后一缕阳光
该离去的都已离去
河流开始僵硬
高山变得更加的沉默
就连我也把自己裹紧在衣服里
不再轻易动弹
唯有屋檐下的那只劳燕
仍穷守一窝孩子
不愿南飞


拐杖

你说过的话
遗忘的 更多一点
至于是否甘愿做一根拐杖
也不再提起

这些可有可无的存在
多年前是珍贵的
多年后它们都老成了一堆废气
每呼吸一口
就窒息得慌不择路


爱是个什么东西

想象一段感情的起始
会如华丽的篇章 丰富多彩
相爱的过程
会如美丽的乐章 萦绕不散
至于结束
就不必包括在内

不要去思量
爱是个什么东西
也不要企图把爱当成一把枷锁
锁住一个即将远行的人


康桥依然

姐姐

故乡,飘来炊烟
一朵云也醉

年,味绵延
一首诗也长

梦中的鼓声
依然萦绕

是时候回家了
心中的方向
永远的姐姐


老秋

姐姐

翻过一道山坡,路过一片果园
我去找姐姐
春天的油菜花
开得那么好看

姐姐,还是我从前喜欢的样子
站在屋子门前
迎着我
她笑,我也笑

姐姐像变戏法
端出许多好吃的零食
我贪吃的时候
却忍不住,想吃姐姐脸上的一抹腮红


拐杖

躲在墙角的一根拐杖
默不作声
舀一勺透过窗棂的月光
擦拭锈腐的伤痕

每个日子,它总是跃跃欲试
想要扶正主人的身影
可怎会知道——
那位年迈的老者,从此与它分别

它呆立着,在阴影处
又把往事
搀扶走了一遍又一遍


劳燕穷守

风狂雨骤
燕窝在檐下欲落未落

倒春寒
像一把锋利的剪刀
捅开庇护的内心

一只燕子
孤独的叫唤渐渐衰弱

春天尚未凋零
燕子,轻易地啄破
我贴在窗户一张故乡的剪纸


鸿雁何处飞

在秋天,鸿雁掠过我的额头
一只接着一只
像要携带我,插上飞翔的翅膀

我的等待,越来越久
哪只鸿雁
都认不出我
曾是一个在风中奔跑的孩子


爱是个什么东西

把爱压成一枚扁扁的书签
小镇,月光,半梦半醒

春风扭着腰
气得一跺脚走了

时间老去
梅花烙雪
一个人分享世间的美好

这样的静
点起一堆爱的篝火

标签:诗会  诗赛  活动  同题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