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赛活动 > 每周诗会

情诗微亲群第53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2021-05-14情诗会员情诗微亲群437
内容摘要:情诗微亲群第五十三期周末同题诗会。主持人:木槿子。诗友:老秋、稼田、雨城眉子、莫沾衣、蔚翠、若梦...

情诗微亲群第五十三期周末同题诗会

时间:2017年2月17日19:30分至2月24日11:00分

宣传语:相聚情诗,不见不散

主持人:木槿子

题目:1、穿过

   2、滴着雨水的春天

   3、一个艾滋病人的日记

   4、苦处到毒

木槿子

《滴着雨水的春天》(外四首)


下午有细细的雨

绵绵软软地洒

撑一把老旧的伞,在园中,漫步

路边有几棵草莓,刚刚长出新芽

微风吹着脸颊,不远处

一棵桃树上,桃花的边上

二只灰色的麻雀

飞过

有那么一次,我欠了欠身

野草中,爬出一只小虫子

粘着清新的泥土

这是最安静的时刻

四处都是植物之神的歌声

这是滴着雨水的春天

无限的草色和粉红

从一瓣花到一瓣花

从一片绿到另一片绿

汪洋,恣肆

闪烁着春天的本色



《穿过》


穿过深深的夜

蓝蓝的大海在梦的边缘


穿过那条有雾的山路,梦中的居所

靠着阳光


穿过三千里尘土,那里住着

我从未见过的眼睛


穿过雨水、阳光、季节、光阴,穿过2004年

那里,有妈妈无限蓬勃的爱


穿过不同的早晨和黄昏

岁月飞上我的头发


现在哪,我穿过一段长长的道路斜面

去吃一碗豆花米线



《苦处到毒》


他们重复擦拭着发霉的日子

移植这些来自旧时的牵绊

或许只是徒劳

他们渴望某一个日子

遇见新的事物

一枝花,一杯奶

一份好的收入,一个温暖的亲吻

新的希望和早晨

忘记奔波的苦

睁着眼睛

面对着尘世

跳舞



《HIV》


如此冷酷,又

如此邪恶

世上没有哪一种病毒

如你,吃人

又羞人



《他们和她们》

——我认识的艾滋病携带者


他,19岁,黑而瘦

微圆的脸上

爬满稚气,黄色运动衫

突出的是冲天的发型

他与朋友一起

喝酒,蹦迪

打架,然后再喝酒

蹦迪,喝酒

某个夜晚,喝醉之后

一夜醒来

在混乱的酒店

混乱的夜

迷乱、凌乱

一个白色的幽灵

进驻他的身体


他。红衣青年

戴眼镜,稳沉秀气

略有羞涩

像个女孩子

他因失恋,走进夜店

自此

走上另一条叫HIV的



慧。阳光美女

87年出生

因为再婚感染病毒

一度绝望

拒绝治疗,剃度三次

后来,她试着蓄发

把厄运当作命运的

恩赐

那天,我坐在她对面

她甜甜的笑:我现在

过得很好

有个家,有个艾滋病老公

不要命的

爱我


他。二十七、八岁

名字,不记得

他有一双蛇一样的眼睛

一瞟一瞟

像是躲避,又像是

渴望温暖

他丰富的手势

比比划划,向我谈起他的人生

他被卖淫女下套的

经过

他像一个故事

我离开后,经常会想起

那一天,那一双蛇一样的

眼睛


她。白衣天使。短发。精干

健康。开朗

一次,她说起她的男人

一个已故的艾滋病感染者

我见到一滴泪痕

她爱他,他也爱她

他给了她所有的一切

包括他的HIV病毒

她爱他所有的一切

包括他的HIV病毒

这以后

我经常会想起她

一个痴情的女人

一个悲情的女人

还有,她脸上隐忍的

泪痕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有时我会期待

某一天

偶遇其中的一个

蔚翠

穿过


雨水后第二天下了场大雪

它的密集程度被记载到

自然的年鉴

如果若干年后

有风看到这段文字


让风穿过岁月来见我

像我现在用萌动的身体穿过雪

我的萌动的身体

此时带了爱情


桃花和随处冒出的小草都是情话

但它们不能穿过冬天

所以穿过雨水的雪来了

它们是去年被忽略的爱情,现在

它们一起

成了我的妄想



滴着雨水的春天


下了三场雨了。虽然

第一场和第二场言语不清

第二场和第三场被一些犯规的雪

搅了好事


雨还是渐入佳境

整个春天,它都把雨丝

吐满了这个春心荡漾的天空


我还是走吧

有人在车站和影院秀恩爱

有苏醒的虫子露出触角

有果子被预言

春天不停地在一条河的怀里扭动


而我的孤独症愈加严重

在春天,一场雨水就是一次失眠

一条河流的苏醒,

我把它描述成

一次鱼钩狂欢的盛宴



一个艾滋病人的日记


春天的虫子啃咬一只胳膊

以及其他。春天的牙齿

咀嚼一块肌肉,以及中间的经络

春天的茬口

或白或红,它委顿的样子

就是我的样子


命运的小船顺流而下

缆绳被一朵花衔住,那时

一场春潮正遭遇寒潮

许多鲜嫩的东西持续夭折

我提不起精神

放弃了一场春汛细致入微的

抚慰



苦处到毒


暗处有伤,浅处

有春天莫名其妙的激动

身体的最深处

有失神

或者一触即发的敏感


繁盛之花和累累硕果

都是表象。每一个阶段都是别离

而你层出不穷的

欲望

总会在我露出沉醉神情时

用决绝之刀杀我

木槿子

《穿过》


你也爱这样的空明这样的寂寥吗

你也爱这孩童般清脆的歌声吗

你爱我吗?还是爱着幻想中的情人


穿过古老的宫殿

穿过北风凛冽的旧日时光

第一个离开家乡的人

遗憾了多少蓦然回首的梦



《滴着雨水的春天》


你忘了吗?春天会来

我一直都在。你忘了吗

我们曾奋力投身的那一片

梦幻的海


山高水长,一滴雨

一颗泪。呵,吹笛的少年

春风呼唤着你,你呼唤我

那是倒旋的黎明

那是甜蜜。那是

光。是雨水的春天闪动的

稼田

《滴着雨水的春天》


        春雨贵如油!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可能感受不深。 但是,对于常年缺水的西北农村, 一场春雨便是全年的寄托和希望。 

        记忆中,黄土高原上的老家, 春天总是很少下雨。 天是湛蓝的,白云很轻。 日子不紧不慢地翻过, 那些杏树桃树柳树们, 该抽芽的抽芽该含苞的含苞, 下不下雨好像与她们无关。 

        眼瞅着种子播不到地里, 庄农人心里便着急起来, 只能沿袭祖辈传下来的法子, 占卜一个好日子好时辰, 杀猪宰羊举行隆重的祈雨仪式。 当然,一切费用都按人头平摊。 偶尔,那种古老的法子会灵验。 有一年上午祈雨后,下午真落雨了。 于是,人们脸上的愁云会散去, 紧迈着脚步去田里忙活春耕。 更多的情况是祈祷后仍然无雨, 十年九旱是黄土高原上的常态。 每逢迟迟不下雨的春天, 村子里的气氛便显得很凝重, 大人们无精打采懒得说话, 孩子们也会很乖巧怕惹他们生气。 

         那时候,人们最大的心愿, 就是默默祈求老天早点下场大雨。 或许是在那种艰辛环境中长大的缘故, 我由衷的喜欢下雨天和下雪天。      

          如今,生活在广袤平原和大江之畔的我, 早已习惯了满目的苍翠和温润。 然而,我仍时常想起干旱少雨的故土, 仍喜欢在春天的小雨中漫步, 也喜欢让夏天的瓢泼大雨把我淋透。 我的生命中永远渴望那滴着雨水的春天, 衷心祈愿家乡的父老能拥有滿满的丰年。



《穿过》


穿过山梁, 我看到更远更高的山脉; 

穿过河流, 我看到了无边无垠的大海; 

穿过麦田, 我看到播种者辛劳的汗水;

穿过历史, 我看到的是人民伟大的力量。 

然而,我却无法穿过层层包裹的你,


你仿佛设了一个没答案的迷局, 让我深陷其中却无力解脱。 

唉,你这令人欲罢不能的爱情

若梦

穿过


穿过风 穿过雨

穿过日子的琐碎

穿过日渐荒芜的世界

最后穿过体无完肤的自己

听干枯被撕裂的绝唱

你可以选择视而不见



滴着雨水的春天


隔着玻璃与一滴雨水

对话

所有关于春天的话题

昨天的昨天

明天的明天

以及离开春天之后的去向

尽管知道

它一直在不懂装懂



HIV


一种恐惧种植在血液里

流传 如同它的病原体

始终蠢蠢欲动

我们都没有勇气

把它当成是一次赌注

尝试 接触

我们不能接受 生命

被追逐的万念俱灰

莫沾衣

穿过


飞花倾慕于远山

临水照花的人失踪于最后的蝴蝶

炊烟不再固守屋檐

唯有,篝火点燃的黄昏

照亮一条小径浅色的花边

参差是昨日水流趟过往事的痕迹

与花相映,恍若时光轮回

轻易退守到最初的沦陷



滴着雨水的春天


绿到深入骨髓,仿佛不再是

一个人的事

万物皆有自己的使命

包括这一场雨水

而我只是不小心经过

却带来空旷的响声

与寂静回应――

春天多消瘦,我不忍耽搁



苦处到毒


相认于一本书的扉页

情到浓时

所有言语都多余

唯有疼痛是真的

甜蜜也是,而风行水上

拒绝隔岸相拥的缠绵

于是我开始后退

荆棘划破的皮肤

适合制造怜悯

血色掩盖下的跌宕

不适合故人――

适应无辜,就可以回到童年

重新练就百毒不浸之身

老秋

《穿过》


穿过山峦

抱紧风声一起呼啸

穿过流云

高擎如炬闪电


在旷野扎根

聚集野草、杂树

顺便抢十万朵娇嗔的花

占领漫山遍野


我不厌其烦

穿过梦境

仿佛一块沉睡的玉

安于岁月,冷暖

自知



《滴着雨水的春天》


枇杷、杏子、翠竹

它们在春天

醒着,一天一天长大

雨水顺流而下

不请自来

时而滂沱时而淅沥

我架起望远镜

对着远方

故乡剩下一张模糊的脸

这个春天

雨水静静洗礼

请宽宥我,觉得自己太小了

不够辽阔

一串串雨水

敲打着屋外的白铁桶

此时,我与一望无际的春天

站到一起

情诗微亲群第53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标签:诗会  诗赛  活动  同题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1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