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刘大白《邮吻》赏析

时间:2016-09-13 00:32:39   作者:王佳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718   评论:0
内容摘要:刘大白(1880-1932)本名金庆棪。浙江绍兴人。著有诗集《旧梦》、《丁宁》等多种。
邮吻
 
我不是不能用指头儿撕,
我不是不能用剪刀儿剖,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挑开了紫色的信唇;
我知道这信封里面,
藏着她秘密的一吻。
 
从她底很郑重的折叠里,
我把那粉红色的信笺,
很郑重地展开了。
我把她很郑重地写的
一字字一行行,
一行行一字字地
很郑重地读了。
 
我不是爱那一角模糊的邮印,
我不是爱那满幅精致的花纹,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揭起那绿色的邮花;
我知道这邮花背后,
藏着她秘密的一吻。
 
(选自《邮吻》,开明书店1926年版)
 

  【赏析


  这首诗描画了一个热恋中的男子品读情书的形态和心态,细腻婉约地表现了爱情的美好。诗人用爱情的信物——情书作为诗歌的核心意象,着墨于“我”拆信、展信、读信的细节动作与心理变化,以不俗之笔展示恋人的情感世界。


  诗歌的第一节精准地放大“我”拆信的特写,细致地表现了“我”对信笺的无比珍视。“不是不能”的重复,既委婉否定了“撕”与“剖”这两个动作,又增加了读者对“我”如何开信的期待。“我”只是“缓缓地,轻轻地”“仔细地挑开”信唇,内心渴望读信的“我”动作极其轻缓,原因在于“这信唇里面,藏着她秘密的一吻”。在第一节里,热恋中男子柔情似水的一面从他轻“挑”信封的指尖流露,诗人通过写主人公对物的爱抚反衬出他对爱情的珍惜与虔诚。


  第二节,诗歌愈加放慢了节奏,“她底很郑重”与“我”之“郑重”重叠叙述——她“很郑重地”写信、折信,我“很郑重地”展信、读信,诗中两个主人公的形象在四个“郑重”间交相辉映;恋人之间心心相映、忠贞不渝的情感,都凝结在“一字字一行行”写信过程和“一行行一句句地”读信过程中,诗人巧妙地将“一字字”与“一行行”在两句话中前后变化地进行重复,舒缓了诗歌的节奏,更延长了诗歌的情绪,诗中的“信”和诗歌本身“字”里“行”间的情感都因两个主人公的“字斟句酌”而更加饱满。


  第三节重复“不是……只是……”、“我知道……”句式,与第一节构成呼应,再次强调“我”找寻“邮吻”的执著;“缓缓地,轻轻地”“很仔细地揭起那绿色的邮花”的动作,又一次给这封信增添了一丝神圣的意味。诗人写“吻”避开了直白地描写恋人之间的卿卿我我,把“吻”寄存于一封情书上,读者随着“我”的动作、情绪的变化,也对“邮吻”充满了好奇与期待,而“她秘密的一吻”在诗歌中却若隐若现似有还无,这是诗人特意把爱的符号——“她秘密的一吻”小心地藏好,以唤起读者无限的联想。


  《邮吻》对爱情的描写不入流俗,抒发情感也别具新意,全诗围绕一封“信”排布文字,虽然取景很小,但也营造了温馨甜美的意境。诗中情书“紫色的信唇”带给人神秘与浪漫的感觉,而“粉红色的信笺”又充满了梦幻般的温柔,“绿色的”邮花则象征了爱情的生命力常青。诗人想要传达的爱情之美,就蕴藏在了这些点滴的细节中。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